“渠道为王”的邪恶理论终于迎来了总破产